<center id="5fa83"></center>
<center id="5fa83"><s id="5fa83"><optgroup id="5fa83"></optgroup></s></center>

<center id="5fa83"><s id="5fa83"></s></center>

<u id="5fa83"></u>

只身一人去二汽

發布時間:2019-10-25

李金紅(公司老干部工作處退休員工)

我家有五個兄弟姐妹,上世紀六十年代末,我全家七口人分布在全國各地的五處。爸爸在襄樊五七農場,大姐在部隊,哥哥在安徽,二姐是一名下鄉知青,我、十三歲的妹妹與媽媽則在一汽的所在地長春。

1969年的12月底,我作為二汽職工子女被二汽招工了,得知消息后,我欣喜若狂。五七農場的代表榮德鎏委托李根祥同志向我交代了相關事宜。1970年元月上旬的一天,我一人踏上了長春至北京的列車,記憶里還殘留著那趟列車上三角錢一盒的飯菜的香味,還記得是鋁飯盒裝的熱乎乎的大米飯和千張肉片大白菜。

在北京轉車時,我遇到了初中小校友同年級七班的孫迎普等四位女孩,她們由陳云祥帶隊,我被他們的熱情所打動加入了他們的行列。陳云祥叔叔給我們當講解員,帶著我們游故宮、逛天壇。至今回想起來,我都非常感動。

后來我一人又踏上了開往武漢的列車。到了武漢,我來到了當時設在武漢的二汽職工家屬武漢中轉站(某大學某樓內的一個騰空的大場地),水泥地上到處鋪著稻草,上面鋪著被子,在這里,有大人有小孩,有躺在地上的,有坐在地上的。一個帶著小孩的阿姨看我只身一人,等待的時間怕我無聊,就帶著小孩和我去逛街了。記得,當時我特別興奮。多少年后,我在總廠機關見到了當年的這位阿姨,后來知道了她叫崔月華。

第二天,我又只身一人坐上了武漢開往襄樊的列車。出了襄樊火車站,由于不認路,我花三毛錢坐了一輛人力三輪車,很快就到了二汽儀表廠(63廠)。在那里我見到了久別的父親。在63廠食堂排隊買飯時,一位叔叔對爸爸說,讓你女兒別走了,就留在我們廠吧!爸爸說,“謝謝,不用了,分在哪就去哪?!碑斕焱砩?,我依然和在武漢一樣,與不少在襄樊中轉的二汽職工家屬一起睡在63廠大倉庫里鋪著稻草的地上。

1970年元月16日,我來到十堰大嶺溝報到,成為了標準件廠(紅衛5761廠)的小徒工,成為了第二汽車制造廠的一員。那一刻,我和同批進廠的幾十名年輕工人一樣,為成為了二汽的一員感到無比自豪。


色欲αV人妻精品一区二区直播_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_无码h动漫肉嫁在线播放_日韩放荡少妇无码视频

<center id="5fa83"></center>
<center id="5fa83"><s id="5fa83"><optgroup id="5fa83"></optgroup></s></center>

<center id="5fa83"><s id="5fa83"></s></center>

<u id="5fa83"></u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