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5fa83"></center>
<center id="5fa83"><s id="5fa83"><optgroup id="5fa83"></optgroup></s></center>

<center id="5fa83"><s id="5fa83"></s></center>

<u id="5fa83"></u>

“軍功章”上必須有她們的一半

發布時間:2019-10-25

李根祥(原東風汽車制動系統有限公司退休職工)/口述 陳玲娣/整理

坐在陽臺上,凝視夜空忽隱忽現的圓月,忽然就想起了我的愛人,就像50年前的那個中秋節一樣,只不過那時候是躺在幾乎露天的工棚里,但是月亮還是一樣的圓。

那時候,我剛到二汽。我們在鄂西北崇山峻嶺中開山拓土建設二汽,而我們的家人,特別是愛人,則留守在東北。那時候,我33歲,我愛人27歲,我的工友們還有很多比我還小的,他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。分別是痛苦的,創業是艱難的。我想從我家里的事情說起,其它的家庭情況也應該大同小異吧。

我是1966年9月8號下午2點正式接到支援二汽建設的通知,10號上午8點就要出發。我當時第一反應就是服從安排,趕緊回家收拾行李,我還讓愛人請假一起幫忙收拾。當時我的第一個孩子只有10個月大,老丈母娘有老寒腿,處在半癱瘓狀態,我愛人要帶孩子,照顧老人,還要上班。

其實,我家里的困難主要是在后面幾年。1967年,她告訴我有了第二個孩子,當時我在二汽的工作剛剛上馬,根本沒有想過要調回家照顧她,就和她商量說那孩子就不要了吧。后來她就真的沒有留下這個孩子,當時我很難過,我也沒能陪伴她。

1969年,她又懷孕了,這時候我的老丈母娘已經不在了,我請求調回長春工作??墒堑诙€兒子出生后才2個月,我就被通知要到學習班去學習,她又是一個人在家帶孩子。這時候發生了一次意外,兒子從床上掉了下來,當時沒有哭,她以為沒事。后來過了一段時間,鄰居說這個孩子有問題呀,她趕緊抱到醫院,醫生說是腦膜炎。那時候醫療條件也不是很好,她很著急,寫信說要我回去,我也沒有敢請假回去。

當時,二汽有個專門慰問留守家庭的服務組,到我家了解情況后,服務組的領導給我的學習班寫信要我回來,等我回來發現,孩子的病很嚴重,腦袋一天比一天大,又換了個醫院去檢查,才知道是腦積水,當地沒有醫院能治。我們又把孩子帶到北京,幸運的是偶遇一個中醫專家到醫院坐診,用中醫扎針灸的療法,給他扎了一針。說起來很神奇,孩子真的就好了,那時我二兒子已經病了10個半月。兒子病好以后,沒多久我就又一次背起行囊到了二汽。

每每回憶起來,我就覺得對不起我的愛人。那時,為了能讓我安心工作,她一個人扛起了這個家;也覺得對不起孩子,讓他在幼年遭受病痛的折磨,也沒有享受到充足的父愛。

我相信像我家這樣的家庭還有很多的,東風建設50周年了,為建設二汽默默付出的人有成千上萬,在我們得到光鮮的榮譽和贊美的背后,還有她們的默默奉獻和無怨無悔的付出,“軍功章”上必須有她們的一半?,F在我的愛人已經不在了,這些話我之前也沒有跟她說過,現在就讓中秋的明月帶去我的寄托:“愿你在那邊一切安好……”

色欲αV人妻精品一区二区直播_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_无码h动漫肉嫁在线播放_日韩放荡少妇无码视频

<center id="5fa83"></center>
<center id="5fa83"><s id="5fa83"><optgroup id="5fa83"></optgroup></s></center>

<center id="5fa83"><s id="5fa83"></s></center>

<u id="5fa83"></u>